特写:我这18年——一个记者的手记

在中国人的概念里,18年是可以算作一个周期的。虽然要到弱冠之年才真正称得上是有担当的成年人,但大多数人还是习惯在18岁举行自己的成年礼。而从1995年举办首届比赛开始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到今年,刚好也将迎来自己的18岁生日,这也意味着,它将迎来自己的青春期。而有意思的是,过去的18年,也正是我的高尔夫人生从一无所知到熟门熟路的关键时期。 

1995年,初起

1995年,15岁的我,正读高一,那个阶段,早早就认为自己会读理科生,我的世界里,更多的只有数理化,对于历史地理这方面的理科生非高考课程,即便不是不屑一顾,也是不甚了了。那个时候,我还不知道,我也不曾知道,高尔夫会有500多年的悠久历史,最古老的英国公开赛,也有130多年历史了。那个时候,瑞典在欧洲的哪个方位,我也是不曾勘探过世界地图的。我更不知道,在遥远的瑞典,会有一位名为梅尔·派亚特的先生,会不远万里,来到中国,孜孜不倦地传播高尔夫之道。

1995年的中国高尔夫,虽说高尔夫不再是空白,却也称得上一穷二白,在世界高尔夫的坐标中,丝毫不起眼,中国的电视台也没什么兴趣转播高尔夫球比赛。乃至于,那个时候的中国高尔夫球场,也不过10来家。在决定要创办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时候,派亚特先生能够选择的球场范围并不多,能够参赛的中国球手也寥寥无几——当时的中国职业球手,总数没有超过20名。在这样一个几乎没有可选项的国度推广一项高尔夫比赛,其中的难度,绝对非15岁的高一学生能够理解。若是当时有人问我,我顶多会将其复杂程度比之于高考。要知道,当时的高考,也有着万人过独木桥的传说。换作今日,我自然不会这般看待了。派亚特先生遭遇的困难,绝非高考上个大学那么容易过关,其中的艰辛,大概与每个小县城每年出北大清华的大学生有得一比。但派亚特和沃尔沃不仅成功地举办了首届比赛,更实现了北京电视台与STAR TV同步现场直播了首届沃尔沃中国公开赛4轮赛事,这是中国大陆电视台首次现场转播高尔夫职业比赛,也是在中国的高尔夫球场首次出现在亚洲电视转播画面中。首届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这一成就,绝对可以比拟保送清华北大了。 

2005年,渐进

2005年,已经25岁的我,在毕业4年之后,世界为我打开了一扇高尔夫的门,我得以进入一家高尔夫媒体,从事高尔夫报道。这扇门一旦开启,就再也不曾闭合过。高尔夫历史的厚重与多元,让我为之目眩神离。而高尔夫大师们的赛场内外的传奇,也让我一再膜拜,它也让我这个本来对体育不感冒的人,居然不小心就吃起了体育饭,而且,一吃就是8年。

也正是在2005年的11月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移师深圳高尔夫俱乐部举办。那一次,我终于得以亲身观摩这一顶级大赛。那个时候,我已经知道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在2004年起被欧巡赛和亚巡赛共同认可,参赛阵容也今非昔比,更多的欧洲好手纷纷加盟,让赛事的观赏性大为提高,而2005年赛事的总奖金已经由早期的40万美金涨至130万美金,这一总奖金增长的趋势,在接下来的年份里,得到了持续。而赛事阵容与奖金增长这一互动,也推动了赛事的良性成长。

在那一年的深圳高尔夫俱乐部,我亲眼见证了老将张连伟在最后一轮的异军突起,虽然他最终没能再次登顶,却以并列第七的成绩,让我感受到了老将的那种坚持。后来,随着我的高尔夫知识的积累,我知道,在2003年,张连伟在上海旭宝俱乐部赢得了那一届的沃尔沃中国公开赛冠军,这是中国球手第二次捧得自己的国家公开赛的冠军,也是中国球手最近一次捍卫这一荣耀。对于我来说,能在自己现场观战的第一个大赛就能亲眼目睹中国球手的大赶超,这种感觉,绝对可以称得上神圣。张连伟在深圳高尔夫俱乐部的起伏,也让我时而赞叹,时而惋惜。特别的,当他在后九的那个沙坑球未能救好,将冠军机会彻底断送的时候,我才深刻地领略了高尔夫的经典魅力:传奇就是如此构成的啊!也是在那一年的赛事上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第一次迎来了延长赛,最终,英格兰名将保罗·凯西在延长赛战胜同胞奥立佛·威尔森夺冠。这是凯西赢得的第五个欧巡赛冠军,加上此前他在三亚赢得的一次职业赛冠军,让中国球迷一下记住了这位后来在世界高坛大放异彩的球星。我还记得,当凯西夺冠后,我在洗手间遇到他,和他说“congratulation!”他掏出笔要给我签名时的亲切笑容。那是我第一次和冠军如此近距离地接触,也是在那一刻,我意识到,冠军不是神,也是人,也有他们的喜怒哀乐,他们的亲和力,让我欲罢不能。而那一届赛事上,现场球迷们的礼仪,手机调振动等自觉行为,也让人们切实感受到了中国高尔夫球迷的成长。 

2012年,崛起

到2012年,我从事高尔夫行业,已是第八个年头了。与1995年的懵懂无知,到2005年的渐懂球事,再到如今的了然于胸,这一人生跨越,绝对不是我的父母或者高中老师在我填写高考志愿时所能预见到的。在这8年,我去现场欣赏了很多场中国上演的高尔夫大赛,汇丰冠军赛、高尔夫世界杯、宝马亚洲公开赛,自然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也不会落下。我的足迹,也遍及全国,尤其是高尔夫越发达的地方,我采访报道的机会越多,我的高尔夫知识的积累也日见深厚。而在这其中,我与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情缘日渐深厚,我试图将高尔夫本土化文本的尝试,也通过沃尔沃中国公开赛这一平台,得到了很多的锻炼机会。

在这18年,中国的高尔夫球场,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全国遍地开花,这其中就有相当多的高品质球场,球场也纷纷流露出举办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意愿,这与早期派亚特先生选择举办球场少有回旋余地形成了很大的对比。顺应这一形势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脚步,也从早期的北京、上海、深圳,推进到了成都、苏州、天津等高尔夫二线城市。“将心永远留在中国”的派亚特先生在2007年也完成其历史使命,卸任VOLVO盛事管理公司总裁及首席执行官一职。不过,沃尔沃盛事管理公司与中国高尔夫的情缘在继续,在派亚特卸任前的2006年,沃尔沃盛事管理公司与中国高尔夫球协会达成共识,将冠名赞助举办VOLVO中国公开赛的合作协议延长至2015年。尤为值得一提的是,从2011年开始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奖金以人民币形式计算,高达2000万人民币。这一举措,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谋而合,也大涨我等中国高尔夫人志气:人民币也成为高尔夫世界的硬通货了。

而我的职业,在2012年3月,也迎来一次新的切换,我将不再从事高尔夫报道,不过,我依然相信,我的心,从来就不曾离开过中国高尔夫以及沃尔沃中国公开赛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每一个传奇瞬间,也依然会引起内心的躁动。

Share thi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