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25周年媒体征文】王游宇:梅尔派亚特的“最后一夜”

正值第25届沃尔沃中国公开赛来临之际,赛事组委会特推出“25周年媒体征文”活动,旨在以高尔夫专业媒体在公开赛24年历程中的独特视角,挖掘更多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历史瞬间,为中国高尔夫的未来留下一份珍贵记忆和精神财富。

江南人留客不说话。

那个晚上的旭宝球会咖啡厅,没人说话。

沃尔沃盛事管理公司的总裁梅尔派亚特和球会东主宋鑛满相对坐着,我在稍远处看着,服务员给我也倒了一杯。那天是2007年4月16日,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的收官日,来自奥地利的冠军布莱尔早早地领了奖走人了,观众也散了。夜幕降落得特别的快,坐落在上海江苏交界处淀山湖边上的旭宝球会里,临时搭建的沃尔沃中国公开赛新闻中心灯光昏黄,更为现场添了些曲终人散的冷清。

后来宋鑛满和我说,那天不知道为啥,梅尔派亚特落了单没人陪,他就陪着梅尔一起在球场走了走,并和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告别后,来到咖啡厅坐坐。

回头想,如果咖啡馆的音乐变成蔡琴的《最后一夜》就更应景。

因为这是梅尔的“最后一次中国公开赛”。

不久后他就退休,不再是沃尔沃盛事管理公司总裁。按江湖规矩,也不会轻易再出现在沃尔沃中国公开赛现场。

只是人们有点舍不得这位英国人。

那年比赛期间的媒体晚宴上,大家纷纷为梅尔派亚特举杯。有人说,如果没有他,中国还可能会在小奖金的巡回赛里打转;又有人说,没有他,中国还不明白电视转播对高尔夫是何其重要。各种煽情的祝酒辞中,最打动他的应该是这么一句,“梅尔派亚特永远是中国高尔夫的好朋友”。

梅尔派亚特在答谢时眩然欲滴。

我再见到梅尔派亚特是在6年之后。我和几位媒体朋友去美国佛州参观世界高尔夫名人堂,特意转道奥兰多请他及太太吃饭。席上他又一次说起在旭宝的那次“好朋友”的敬酒。后来大家一起送他出门,看着他开着一辆跑车轰然而去,相视而笑。当年中国高尔夫不少人因为他把座驾改成沃尔沃,因为这个面子一定要给梅尔派亚特,更因为在潜移默化中,人们开始讲究高尔夫互相尊重的礼数。

我第一次正儿八经采访他是在2006年在北京鸿华高尔夫球会举行的沃尔沃中国公开赛上。回想起来有几个亮点:后来名声颇大的中国台北小将潘政琮和他哥哥首次同时出征;中国大陆选手只有李超晋级;冠军米哈辛格借记者电话打长途给印度太太……但记忆最深的还是访问梅尔派亚特。

为了照片效果,我请他在会所前阳光地带聊了很久。结束后,他助手心疼地说,知道吗,他得过皮肤癌,不能多晒太阳的。我内疚不已,全程采访,他没有抱怨过一句阳光。

2013年底,上海的《世界高尔夫》杂志评出中国高尔夫30年来最具贡献人物,梅尔派亚特高踞第5位。前四位分别是荣高棠、朱树豪、王军、张小宁。

人在远方的梅尔派亚特委派我做代表上台领奖致谢,这是我“混”高尔夫媒体以来最得意的一个夜晚。

回到开篇的“最后一夜”。

旭宝之后再也没张罗举办过中国公开赛,对宋礦满来说,那一夜,他和梅尔派亚特完成了最后的亮相。

沃尔沃中国公开赛今年已是第25届,旭宝那年是第七次做东。至今定格为举办该赛事次数最多的球场,该记录前无古人,估计也后无来者。

停格的还有那“最后一夜”的分别。

一杯咖啡喝了很久,宋鑛满和梅尔派亚特起身走向门口,沃尔沃的赛事礼宾车等候着,宋鑛满把梅尔派亚特送上车,两人笑着握手告别。

我为两位拍下了这张照片。

【作者介绍】
王游宇

高尔夫作家,曾为《全体育》,《高尔夫大师》,《体育画报》主笔,首位采访美国大师赛的中国媒体记者,著有《中国高尔夫纸牌屋》,《老虎,不肯低头在草莽》等。

Share this